前世今生《风起罗布泊》

5524.com澳门24小时

2018-10-27

《北京晚报》摄影记者多次行走罗布泊的见闻成书罗布泊位于新疆东南部▓▓,是中国自然环境最恶劣的地区之一▓。

1901年,探险家斯文·赫定在罗布泊发现了沉睡千年的楼兰古城▓;1964年,中国在此成功试爆第一颗原子弹▓;1980年,著名科学家彭加木带队科考在此失踪▓▓;1996年▓,著名旅行者余纯顺在此遇难▓▓▓。 近年来,这里也成为玄幻小说的热门地点。

记忆中▓,第一次知道罗布泊这个名字是在1980年▓,同时还知道了另一个名字彭加木▓▓。

我出生长大在新疆哈密第六地质大队,那是隶属于新疆地矿局的驻哈密单位。 哈密位于罗布泊北缘,距现在已经干涸的湖心有四百公里▓。 刚上小学那会儿,有一次老爸回家就说:彭加木在罗布泊失踪了,靠近罗布泊的各地质单位都派人去协助搜寻▓,军队也派了部队和直升机▓▓。

当时没想过这一事件的影响有多久远,只觉得彭加木一定是个不同寻常的人▓▓▓,而罗布泊又是哪里▓?总之▓,罗布泊这个名字已经深深印在记忆中▓▓▓,希望有朝一日▓,自己也能走进罗布泊▓▓,行走在那片浩瀚的世界,就像那些勇于探索未知的前人。

上世纪九十年代初▓,师范毕业的我回到上了八年学的母校(初二留级一次)地质中学任美术老师▓。 闲暇时候喜欢跑到图书馆里翻书,那时网络没普及▓▓▓,图书杂志是获取知识的主要来源▓。 在图书馆里▓,再次注意到了罗布泊,知道了王昌龄的诗句不破楼兰终不还里说的那个楼兰▓,竟然也在罗布泊▓▓▓。 时间转到二十一世纪,电影学院毕业后▓▓,稍有波折地来到《北京晚报》摄影部打零工▓。 张风主任工作要求严格,但对我们几个临时工也都很照顾▓▓,从生活到工作,尽可能给我们提供帮助与机会▓。 一年后▓▓▓,2001年秋天的一次例会上▓▓,风哥说交给我一项采访任务,配合副刊的沈沣采访▓,目的地是新疆▓▓,竟然是罗布泊!我在离开新疆几年后▓▓▓,得到了梦寐以求的机会穿过罗布进楼兰▓▓。 2001年是斯文·赫定发现楼兰一百年的整日子,一场名为《百年发现世纪穿越》的大型采访活动将拉开大幕▓。 我们从斯文·赫定第一次探访新疆▓,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的麦盖提出发▓,沿丝绸之路古道,过塔克拉玛干沙漠与罗布泊荒原,最终将抵达楼兰古城▓▓。 也许是第一次探寻感受到罗布泊历史深厚博大▓▓,简直是一阵风拂过就带出一段历史,同时又因为是大部队行进,有顶级沙漠车和专业司机做保障,缺少了一份探险的感觉▓▓。

于是,在首次走进罗布泊十年后▓,再次受老友刘英智之约,同几位朋友一起来到罗布泊▓▓▓,从西侧的尉犁向东边的敦煌,驾车穿越▓。

面对罗布荒原的苍凉▓,以渺小的生命面对艰辛旅途,寻找丝绸之路的历史沉淀▓▓。

今年初,在魏翔军兄的新宅里,与难得一聚的老友陈建中、林晓云喝茶聊天。

聊丝绸之路的兴衰,聊罗布泊的变迁▓▓,聊那个毕生探索西域历史▓▓,并让楼兰重新展现在世人面前的斯文·赫定。

二位都是经历丰富之人▓▓▓,都对罗布泊的古今有着无限兴致▓▓,都是斯文·赫定的拥趸。 天马行空的陈建中从说话▓▓▓、做事到写作都展现着重庆人麻辣的一面,他曾一个人沿着斯文·赫定脚步独行,并出版了《一个人的西域》。

林晓云先生的做事与写作风格更趋于平实▓▓,也曾沿着多位先驱者足迹行走南疆与藏北,出版了英文著作《SearchingforShambalha》(《寻找香巴拉沿着早期探险家的足迹》)▓,并翻译了斯文·赫定的探险三部曲中的《CentralAsiaandTibet》▓。 聊得尽兴▓,思绪回到行走罗布泊的往事▓,在两位前辈的建议下,我也决定,将自己多次行走罗布泊的见闻整理成书▓。

作为纪念的同时▓,也可以让更多对丝绸之路、对罗布泊感兴趣的朋友,喜欢斯文·赫定并被他执着精神打动的读者,用另一种视角走进罗布泊。

很多事就是如此,当你有了足够的准备▓▓,机会也就出现在眼前。 在老友高志星的饭局上,认识了电力出版社的王祎。

大家都出生长大在新疆,都对罗布泊有着无限向往▓,于是一拍即合▓,决定合作出这本《风起罗布泊》▓▓。 经过三个多月的写稿,曹薇老师三个多月的认真编辑▓,终于在十月初完成了《风起罗布泊》的出版。 《风起罗布泊》不只是一本旅行札记▓▓▓,书中的与影像▓,也许能让一个都市中压抑与躁动的心得到释放。 通过这本书▓▓,大家也能走上丝路古道,见到一个个简单又执着的人物▓。 或许▓▓,看到在罗布泊腹地及周边生存的他们▓,也能审视都市中生活的自己。 当这本封面沧桑感极强的新作拿在手里时▓,很是感慨▓。 翻开书▓▓,再去回味那一个个故事,又勾起了自己重回罗布泊的向往。

感受罗布泊的风▓▓▓,还有那风▓,带来的心动▓▓▓。 欢迎加入"99街"微信报料,微信公众号:新闻热线:▓。